您好,神木文旅集团网欢迎您!
   

明长城行

/Tour of the Great Wall

明长城行第一站:棒槌墩上最后的瞭望

172018年10月






长城是中国古代劳动人民创造的奇迹,是最伟大的军事防御工程。在神木境内就有9处长城遗址(秦长城1处,隋长城1处,明长城7处),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关险莫重于九边”神木地处河套之南,陕北之北,是兵家必争之地。边塞要地修筑长城,是古人在冷兵器时代抵御外族入侵的重要举措。此次沿长城行的预计行进路线(84.7公里)根据长城遗址堡寨、墩台,有镇羌堡、永兴堡、麟州故城、东山旧城、神木营城、大柏油堡、柏林堡、高家堡、建安堡。


微信图片_20190320170001.jpg


黄河、长城、大漠、黄土高原……神木的旅游资源非常丰富。秋天的风早已吹遍了神木的千沟万壑,被秋色染尽的枝叶点缀在山山峁峁,苍茫壮阔的感觉随之而来。趁着秋高气爽,晴空万里,我们一起开启长城之旅,读一读存留在神木大地上的历史书卷,探寻这片神奇的土地!


微信图片_20190320170547.jpg


棒槌墩


微信图片_20190320170607.jpg


乍听到这个墩台的名字,感觉像是在集中讽刺某类人。我们去寻访的途中也没有听到相关解释,估计就是当地老百姓的一种叫法吧。去棒槌墩,是因为它是明长城从府谷进入神木境内的第一个墩台。其位于神木张明沟与府谷新民镇芦草畔的交界地带。此墩距离神木滨河新区40多公里,从滨河新区出发经过店塔镇沿301省道,行至转龙湾后左拐进入紧挨神杨路的张明沟。棒槌墩就在距离张明沟七八里地的山峁上。


神木文旅集团


神木文旅集团


上山的土路极为崎岖艰险,好在有铲车碾压过,算比较平整。要是遇上雨雪天气的话上山就不可能了。车子从沟底行至山顶的时候,藏在沟岔里的山路都很难一眼望见。


神木文旅集团


神木文旅集团


这个曾经是青砖包砌的墩台,如今早已没了青砖,内包的夯土已经坍塌的所剩无几。在墩台的外围,墩墙高高耸立,依稀可以看出曾经雄伟的气势。墩台像一位孤独的战士守卫着神木大地。站在棒槌墩远眺,目之所及处有五六座烽火台彼此遥遥相望。如今,这些墩台都已经失去了当年挺拔的雄姿,墩墙内荒草遍地。特别是棒槌墩,夯土墩台脚下地面塌陷,荒草间有深深的裂缝。途中碰到一些施工的人员,说是要放顶,据说这里都是采煤区。


微信图片_20190320170629.jpg


家住府谷县芦草畔村的刘文清夫妇说,棒槌墩旁边的是红墩,据老祖宗说这是秦始皇时期修建的。(神木境内明长城有与秦长城重合之地,但此处是否是秦长城和明长城交汇地,未经考证。)刘文清说,这里是边墙之地,附近有个地方叫城圐圙(kulue),遇到下大雨发大水时,会冲刷出来铜器等物件。村子里以前有100来户人家,现在遍地修建的厂矿让村民们无法安家,都搬走了。


微信图片_20190320170651.jpg


在遥望棒槌墩约二里地的老宋地疙瘩墩台,我们还看到了被铲车挖出来的白骨。这些骨骼较大的白骨,被当地村民猜测为战马的骨头。而距离老宋地疙瘩墩台仅一里地的大墩梁,则荒草萋萋。这里曾是延绥重镇的重要关隘,可以想象战争年代里狼烟遍地,号角声声与战马冲天的嘶鸣在风中交织。将军一声令下,奔涌的战士们与进犯的羌敌决一死战。 也可以想象清代神木理事司员一年一度的秋巡,苛责火盘地汉蒙辛勤劳作的人们。


微信图片_20190320170656.jpg


神木文旅集团



神木文旅集团


带着众多疑问和想象从大墩梁离开,我们不知道这座方方正正的墩台发生过什么样的故事,上面散落的砖瓦和巨大的石条间隐藏了哪些不为人知。只有落日的余晖,洒在半人高的草滩上竟然有一股凄凉的美。



镇羌堡


微信图片_20190320171404.jpg


微信图片_20190320171408.jpg


镇羌堡是明长城进入神木的前一站,为了更加清晰地了解明长城在这片土地上的脉络。我们沿山路,向镇羌堡进发。山沟唯美的秋色与连绵起伏的群山遥相呼应,身边一座座烽火台渐渐远去。从杨伙盘村、范家沟村我们一路下山,进入明长城36堡寨之一镇羌堡。


微信图片_20190320171411.jpg


镇羌堡的地势较高,进入古堡的是上坡路。在这里,我们遇到了刚刚从地里刨葱回来的老人,孙旺。满满的一车大葱,70岁的老孙拉的很吃力。见此情景,我们一起帮他将车推进了堡里。路上,老孙给我们讲,镇羌堡在50年代的时候将名字改成了新民镇。那时候的镇羌堡保存的还很完整。让他记忆犹新的是北门外有个祖师庙,庙附近有颗大松树,非常大,大到松树的枝条都能搭在城墙上,可惜后来被砍掉了。


神木文旅集团




在路过堡内旧邮电局的时候,石墩上坐着几位老人正在晒太阳、拉家常。看见老孙拉的红葱后笑着和他打招呼,问老人“葱怎卖了,让我来买点儿”。老孙直接从车上抱下来一抱葱送给了她,阳光、微风、还有这淳朴的举动,一下子让堡内有股暖意在流动!


镇羌堡人杰地灵,憨厚淳朴的老孙总是满脸笑容。在老孙家,他捧出一本红色的荣誉证书给我们看。我们惊讶的发现这位质朴的老头原来是一名从事了30年乡村教育事业的人民老师。老孙很懂我们,他送给我们了一本《镇羌史话》,他说关于镇羌的故事就全部都在这本书里了。书上记载,战争平凡的岁月里镇羌堡曾设把总,养着将近300匹战马,为镇压外敌进犯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微信图片_20190320171538.jpg


如今,镇羌堡内还有鼓楼、观音庙、三官庙、城隍庙等老建筑。残缺的东瓮城、颓塌的北门、能排水的南门依旧是古城的屏障。堡内一个叫孙小平的人说,这里曾有29座庙,100多户人家,500多人居住。不过现在堡子里老人居多。


神木文旅集团


神木文旅集团


岁月如天际流云,不可阻挡的远逝。离开镇羌堡,我们心里满满的是感动与收获。长城故事里的铁血与长城脚下的柔情,将伴随我们继续行走,下一站将是哪里?敬请期待!


神木文旅集团


神木文旅集团


神木文旅集团


 千百年沉默的残垣,向晚霞悠悠地诉说着那千百年里无尽的风霜,一如天际流云般的淡定与从容。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10-17 21:00:39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