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神木文旅集团网欢迎您!
   

明长城行

/Tour of the Great Wall

明长城行第十三站 | 在建安堡里说再见,挥手别烽烟

162018年11月






微信图片_20181123085637.jpg


最后一站,同行的伙伴说,这一个多月行走长城的日子这辈子也不会忘记。5000多张照片、走废的鞋子、晒伤的脸背后更多的是危险和饥饿常伴,你就写的辛苦和凄惨一点。


微信图片_20181123085615.jpg


旅途怎能不苦一点?
待在家里和行走在路上肯定是两种感觉,
最美的风景没有辛苦怎么会获得?
其实,苦不苦只有脚踏实地的人才能感受。


微信图片_20181123085641.jpg



出了高家堡,往北大约三公里就是玄路塔村,长城从这里横贯而过。玄路塔的荷花这会儿应该是枯败了吧!想起去年我们去拍枯荷的时候,大家是那么惊喜。枯了的莲蓬,低垂在冰面上,极其富有禅意,仿佛昭示着一种生命的哲理。


微信图片_20181123085645.jpg


但此时,天色已经渐渐变黑,还有一大段长城没走,没有时间去看枯荷了。同行的刘伟雍专门叫了他的外公,带我们去看玄路塔、凉水井、草湾沟一线的长城墩台。


微信图片_20181123085648.jpg

 


老人今年81岁了,但精神饱满,思维敏捷。

 


微信图片_20181123085650.jpg



他说,在他童年时期,这一带的墩台非常密集。但后来,村里的人把一些墩台上的砖块拆下垒了猪圈、羊圈,墩台上的夯土被制成坯子烧了新砖。所以,许多墩台早已不见了。如今,这些墩台只存在于老人的记忆里。

 

 


微信图片_20181123085654.jpg

 


顺着通往草湾沟的路,大概走了两公里左右,老人往右手旁一指说:那儿有一个双墩,眼下玄路塔有石头包砌的墩台就只剩它了。


微信图片_20181123085656.jpg


我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什么也没有看见,眼前只有一座高大的沙山。双墩地处沙山的顶端,为了一睹它的现状,我们开始向山顶进发。沙子非常松软,沙子形成的陡坡上几乎没有人行走过的踪迹,只有一条细细的羊道。

 


神木文旅集团


等我们手脚并用,进一步退半步,气喘吁吁的爬到沙山顶部时,双墩的全貌才完整的出现在我们面前。双墩与明朝长城边墙连成一线,墩上石头砌成的底座被埋在沙土里。据伟雍的外爷讲,那时候防御做的好,墩下还有一条地道可以向南通行。我们四处寻找,但终难觅得其踪,只好作罢。


神木文旅集团


说是完整,其实这座墩台也已塌了半边。只是由于此处地势较高,所以遭受的破坏少些。在墩台的周边杂草丛生,乱石遍布。站在此处,脚下有烟火飘散的农家,曲折的乡村公路蜿蜒伸展。沿途中,我们还听到了高家堡当地的一句谚语:“高家堡的白菜、窑子瓦的碳、香水河的女子不用看”,颇为有趣。


微信图片_20181123085707.jpg



由于天色渐沉,我们又匆匆地走了两个墩台,便结束了一天的旅程。玄路塔是一个民风淳朴的村子,村庄坐落于秃尾河畔,景色优美。在返回的路上,我们途经一座大仙庙,据说这里每年六月初都要举办庙会,村民们都要在这里欢聚。


微信图片_20181123085712.jpg


过了玄路塔就是草湾沟,路旁有一条小溪,流水潺潺地响。草湾沟境内有10座墩台,他们相继往西南方向远去。这里风沙草滩区的外貌已经显现,一个个墩台在石质山区与和沙漠地带交错,周周转转,出了草湾沟最南的界牌就不见了。


微信图片_20181123085710.jpg

微信图片_20181123085714.jpg


根据资料显示,明长城从这里继续延伸,从附近的窑湾村越过之后,抵达榆阳区大河塔乡的三台界,然后直奔建安堡附近。


微信图片_20181123085716.jpg


建安堡是明长城进入榆阳区的第一大堡。去年,我们曾经专门到堡里参观过。它位于旧榆神路南侧一座土山之巅,距此不远处就是前面提到的香水村。香水村聚水为池,清澈甘甜,经冬不冻,在当地非常有名。


微信图片_20181123085718.jpg

微信图片_20181123085720.jpg


建安堡现存东、西、南三座砖券城门,供人出入。进入城堡,最为显眼的是位于堡中央的钟楼。据文字说明所载,此楼初建于洪武三年(1370年),比整个城堡早建一百年以上,可见后来的城堡是围绕此楼建造而成。城内约有居民30多家,分散居住,显得整个城堡内空空荡荡。堡内外原来有近20处庙寺,陆续建于明、清两代,如今仅有娘娘庙、龙王庙、三官庙、关帝庙等数处。


微信图片_20181123085722.jpg


登上建安堡城墙环视四周,矩形城廓历历在目。


微信图片_20181123085725.jpg


明长城行神木段,走到这里算是一个完美收官,向东望,长城时隐时现,沿途墩台林立。伴随它的是一个又一个风力发电机,它们巨大的机翼努力的划着一个又一个的圆,却总也圆不上历史的过往,唯有无数的高压电塔紧跟着长城的脚步纷沓而来。


微信图片_20181123085729.jpg


就这样吧,总要挥手,总要告别。在这古与今交织的辽阔黄土高原上,大风总能激荡出历史的方向感。


微信图片_20181123085731.jpg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11-16 15:24:41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