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神木文旅集团网欢迎您!
   

人文历史

/Historical Human

破破手记 | 飞云山、楼院、贺龙及其在王桑塔村的故事

172017年02月







b3f2653763d2ca3a56777330821674d8.jpg


破破:著有诗集《旅行者与灰尘》《我在我的诗句中诞生》,思想短论集《假面》。


去年,我和神木文旅集团的张亚斌、张鹏飞两位先生同游飞云山。飞云山之奇之险之美,举世罕见,然而却少为外人所知。


1c9e4747976975a1dc50cf82f9405ea6.jpg


我们在人迹罕至的荒野中寻求路径,来到宛如擎天石柱的主峰。其顶端方正如磐,极为逼仄,东即断壁,俯临窟野河水,下视茫茫,但见一只大鹰,展翅而过,不禁使人觳觫。

建于崇祯年间的山顶独庙,已经残败,砖凌石乱,阒无香火,唯有丛草漫生。坐在崖畔榆树下,开怀领受习习长风,极目远空晴岚,暂忘身涉累卵,红尘喧阗,很是惬意快畅。
 

dd68201fb837ecc3c1101fc0cc2f9a14.jpg


登顶辛苦颤栗,手脚并用,真真是在一趋一停往上爬。然而下来也不容易,同样是四肢溜着徐徐而降。终于万幸,平安大吉地着地。长这么大,我还从来没为一座山甘心冒这么大的风险。
 
离开飞云山,我们来到了附近的沙峁乡政府驻地王桑塔。据史料记载,该村因王姓在广植桑树的小山下居住而得名。这个村名渐渐地有时候也讹差为“王苍塔”。今天,桑树在这个村子里并不多见。


2ff90e2b7295fdc57236cddb97318d52.jpg


2015年夏,西安美院教授赵拓、郭胜利来神木采风,为该村精美的古院落群所吸引,说:“像王桑塔这么精美的古院落群在陕北已经极为少见了!”
 
    在陕北,一般独立式的石头窑洞只有很小的檐披,而在王桑塔,却和我们寻常所见的不大一样,竟然有一种独特的附加结构———厦子。所谓“厦子”,就是有柱支撑的较长的屋檐,能起走廊和阳台作用,避免门口雨淋日晒,尤其便于在雨天往来各屋之间。

 

f2d3257e907f99642f7ee1cf5b454219.jpg


 这其中格外引人瞩目的是一座楼院。大门旁挂一蓝底白字古迹保护小铁牌——名称:原河防司令部。年代:1940年贺龙元帅设。楼院是王桑塔最豪华的一座厦子,上下两层,前后两个院落。据说主人当年富甲一方,连县令来他家拜访,都走偏门。

可惜,我们来时已经上锁,不得进去,透过门缝,依稀可见庭院深深,荒草掩映。而在前两年张亚斌做记者时,他有幸一窥内里。于是,他做起了介绍,说厦子是村里的名人“王烦”的二叔修的。“王烦”通常和村里的另外一个名人“黑绺”被人们同时提及。
 
   我刚听到“王烦黑绺”时,也以为是同一个人,心想这名字可真够俗气的。当亚斌给我们看了他的新闻稿《魅力王桑塔:一个村庄里隐藏了十一座厦子》时,我才知道这两个人的名字,正确的写法是王璠黑旒,顿时觉得典雅不凡。遂再次向亚斌确认,他说,那是从家谱上抄来的,不可能有错。而王璠与黑旒的关系,则是父子。


69a2eee9b051d4b15fb370b8be55c7e6.jpg


这个家族了不起,出过几个文武秀才,甚至还有人中了进士。但现在最有名的却是王璠黑旒。王璠的二叔,也就是这座厦子的主人叫王守恭。官方对他的记载见于民国23年(1934)《续陕西通志稿》:“沙峁镇渡桥,在城南九十里绅士王守恭捐建”。
   王守恭是极为成功的商人,在山西兴县买下“聚全顺”和“广顺隆”商号,但家庭生活不太如意,他的子嗣命运不强盛,多数夭折。正室所生独子少亡,他心灰意冷去了榆林,又娶了一房太太。而这气派的楼院,就是他离开后由其正妻所主持修建。
 

d9a352dd53b6fa811bee6b456748459e.jpg


因为文史工作的缘故,对这次出游的意外收获,我很高兴。但与张亚斌不同,我对楼院的兴趣,主要是贺龙竟然曾于此办公。我就此事问了村里的几个中青年人,都不明其详。正要走间,遇上了88岁的王国应老人。老人身体积健,精神很好,言语思维也非常清晰,眼不花耳不聋。谈起这些陈年往事,他来了兴致。
 

16056ce2057f48fc71139f1cca601534.jpg


“贺龙一般住在山西兴县,这里是他的后方,偶尔来一半回,骑一匹高头大杂毛骡子,后面跟一只洋狗。贺龙骑着骡子在前面走,这只狗就在后面跟着他,甚东西都撂不了,抛了什么都会有狗在后面捡。贺龙有时逗狗,将自己的草帽故意扔下去,洋狗就叼起来,跑得送给他。”
   二三岁的王国应当时在儿童团,已记得好多事了。但是对于贺龙,他一时也再讲不出什么有趣的事来了。我将目标转移在了身旁的中年男人那里,他是王桑塔的村长。
 

ff77bd014b0c7f1b98b90c9f60329e79.jpg


“说一下贺龙在这儿还有什么故事。”
 
    中年男人有些不好意思,“我不知道甚,知道的都是平常听他说的。”
 
    老人在我们的笑意中略做停顿,又说,“贺龙的名字震天下,贺龙的战士天不怕,地不怕”。


b01e6a1927c3179b9171078cd0fef948.jpg


想当年,贺龙靠两把菜刀起家闹革命,想必也是英勇无畏、正义凛然、威风凛凛的人。如今,他在村里的那些故事逐渐为人们鲜知,能够打听到这些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02-17 17:00:24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