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神木文旅集团网欢迎您!
   

人文历史

/Historical Human

道不完的往事 | 神木女作家寻找记忆中的老街

062017年03月





285009002386914961.jpg


每当老街像一帧全景照片一样,浮现在我的记忆之上,它的颜色是路灯氤氲出的一抹橘黄,温暖,明丽,蓬勃。

所谓老街,是它如今的名字。我小时候,它的名字叫大街。
   后来,神木城发展拓阔了许多,老街的东侧多了东兴街,老街的西侧添了滨河路,东兴街的东侧又开出了东山路。这三条新生的街道,无论长度和宽度,都远远胜过大街许多。
   大街不再一条独大的那一天,忽然地,它就变老了。
   忽然地,我也变成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了。想起老街,看看自己,每每顿生人街俱老的沧桑感。


d7ea738.jpg


鸟一样,人的生命也会飞翔。有人飞过家门口的小河,到了城里的胡同安身。有人飞过城里的窟野河,去别处扎根。有人飞过黄河长江,将自己的的人生乐章拨响。有人远渡重洋,去国怀乡,将梦种在辽阔的大地上。

和鸟不同的是,越飞越远的人们,经常会回头眺望自己出发的地方,午夜梦回,江山北望。年岁渐长,夜深人静,一次又一次,老街出现在我的脑海中。那时,我最盼望的,不是过年,而是夏天。过年太累了,有那么多的营生要做,整个腊月,几乎每天都得跟在母亲后面,不停地干活。


神木文旅集团

神木文旅集团


夏天就不一样了,童年的夏天,才真正属于孩子们。
   夏天的太阳明晃晃地耀眼,像是变成岩浆一样的黏稠液体,流到我们神木的每一座山梁,每一片树林,每一块田野,每一条河流。

外婆家的杏树,被浓烈的太阳捧出如蜂蜜的阳光,涂抹了许久之后,终于成熟了,散发出来自太阳的香甜和温暖的气息。

收到外婆家带来的一筐成熟杏子的一天,于我如同节日般欢乐。尽管母亲一再呵斥,杏子不是桃,不可多食,会拉肚子。每当我们吃杏子,她最爱念叨的一句话是:桃饱杏伤人,李子树下埋死人。然而,那么多黄黄的杏子,露出红红脸蛋,躲在筐子里一直对我笑容满面,是个人谁能忍得住呀。

很快,一筐杏子就只剩下杏核了。杏核是好东西,我们吃完杏子都要郑重地将其置于窗台上晾晒。攒够满满的两窗台,就可以破开杏核坚硬的壳,取出里面珍藏的一颗褐色的心,如此珍贵的杏仁,我们会将它小心翼翼地放入一个玻璃瓶子里。瓶子事先洗过,晾晒过,绝对是一个干爽洁净的所在。


541318144654809762.jpg


看一看窗台上晾晒出来的杏核阵型,我能清晰地计算出,从这支队伍里取出来的杏仁,够不够装一瓶子。经常是不够的,不够可不行。于是,漫长的夏天,我在老街上,顶着烈日捡杏核的日子,开始了。捡杏核要足够机灵,眼尖、手快、能跑。还要穿一件有足够大口袋的衣服才行。衣服上的口袋,我们神木人称之为:道衩衩。用杏核将身上的道衩衩装满,需要在烈日下奔走很长时间。我的活动范围在大仙庙周围,之后往南,一直到北街,沿着北街继续往南,最远到大楼洞跟前就返回,再不敢跑远了。要是街上恰巧有卖杏子的农妇,那就最好不过了,守在她周围,有人来买,肯定要先品尝的,吃完杏核总是随意吐掉。我就悄悄蹭过去,趁他们讨价还价的间隙,一把拈走。

大街上捡杏核的孩子,可不止我一个。有时两个人的手,同时伸向一颗杏核。这时,往往会有战争发生。我是从来不敢和人争执的,有人伸手,就立即缩回自己的手远遁。现在想起来,可真是恨那个懦弱的怂娃娃啊,却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05aeb5191b82ba97083e23f6e56de753.jpg


终于,攒够了杏核,进入更为艰难的程序,破开杏核的壳,取出杏仁。这绝对是一个技术活,也是体力活。作为最重要工具的斧子,从来都不称手,因为那是一把大人们用来捣炭的铁把子斧头,重且笨。用它来捣杏仁,简直称得上自虐。手指头被捣的红肿破烂,痛得龇牙咧嘴,直呼长气。手倒罢了,关键常常会把杏仁捣碎,这可真是要命了,每捣碎一颗,心疼的要死。扔掉一颗碎杏仁,简直是夏天最大的责罚。破碎的总是很多,过分心疼的时候,内心就会变得狡黠奸诈。我就把碎了杏仁,放在玻璃瓶的中间段,周围再夹杂以整粒的杏仁,这样从瓶子的外面看上去,就很难分辨出来。

出发去卖杏仁的一天,是无比重要的一天。刻意收拾自己,手和脸洗的干干净净,头发梳理整齐。无比虔诚地拎着我的命一般的玻璃瓶,由于深知千万不能跌跤,所以我尽量稳定步伐,一步一步沉稳地走出我们家的深巷子,走过大仙庙,走过地毯厂,踏上了大街洋灰铺成的街道,某种庄严的情绪更是让我挺直腰杆,继续前行。


251436061350483221.jpg

518030062644626339.jpg


药材公司的大门就在眼前了,走过大门,跨上三层台阶,进到门里,眼前一片黑暗,这是太阳下行走带来的瞬间不适应。稍微站一站,稳定情绪。这个时候心虚的感觉肆意弥漫开来,想起了那些夹杂进去的碎杏仁,无比担心苟且的伎俩被识破。低下头,把手抬高,将满满的一瓶子杏仁,递给一个带着黑边眼镜的老爷爷。然后,就屏息静气地等待宣判。头一直低着,眼角稍稍抬起,他正在认真细致地检查。因为这份认真,知道肯定蒙混不过去,我的心砰砰砰跳动的异常激烈。
    老爷爷拨拉出一些碎杏仁,问:“捣烂了?”
    我不敢答话,一个劲地点头如捣蒜。
    “捣烂还敢拿来?”
    “不敢了,给我吧,我回去捡了再来。”
他噗嗤一下笑了,一把将柜台上的杏仁收到一个铁簸箕里。笑眯眯地递过来一张五角钱,一张二角钱,还有一个五分的钢镚儿。


69213616501548287.jpg


紧紧地捏着这笔巨款,重新站到太阳底下,脑袋上的虚汗不断地冒出来,用手背擦了又擦。
   沿着老街返回我家的路上,一直在想老爷爷的面容。慈祥、平静、善良。
  是的,善良。他真是一个善良的人,没有刁难一个孩子递过来的隐蔽的瑕疵,以及这背后的贪婪以及不诚实。他肯定知道,尽管有瑕疵,尽管不诚实,尽管贪婪,装在这个瓶子里的杏仁,确实是费了整整一个夏天的辛苦,才好不容易得来的。


0098a5df9bd49ce178d4eade84ff0ada.jpg


为了卖杏仁而忙碌的夏天,我大概十岁吧,第一次感受到,一个陌生人的善良,是多么令人轻松、温暖、感恩。

如今,老街颓败、残破、衰朽,药材公司收购药材的门市早已不复存在。那位善良的老人,一定早已作古。然而,人性深处隐藏的高贵善良,带给我的感动和暖意,如春风一样,徐徐吹过。


2df72c342c090681d6d06ac62f4faad1.jpg

898243869435644618.jpg


薛晓燕,陕西神木人。70后,双子女。中国作协、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鲁迅文学院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宿写作中心学员。

部分照片来自于网络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03-06 17:00:28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