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全景神木 > 民俗文化

封面.jpg

 在陕北,有一种民间技艺——擀毡。

 陕北毡匠的擀毡技艺衍生于何年何月,无人能说得清楚,但无论什么季节,只要你走进陕北农村,步入农家,通常都会看到铺在炕上的一条条硬咯噌噌的毛毡。这毛毡铺在炕上,不仅看起来美观,而且人睡在上面冬暖夏凉,四季舒坦。

 有史料记载,擀毡技艺是由蒙古游牧部落传入的。宋末及元朝时期,蒙、回、汉等多民族在西北地区杂居,当时蒙古族人居住毡堡,用毡作褥,一些居民就向蒙古族人学习了擀毡这门技艺。从此,擀毡技艺便在块土地上生根发芽,遍地开花。“毡匠”这一职业也应运而生。

 擀毡分时间,每年春夏之交,正是拦羊人剪羊毛的最佳时节。也是毡匠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候。这段日子,毡匠们便三三两两地结伴离开老家,扛着大弓(弹毛工),背着席布帘子出发了,他们翻山越岭走路跨河招揽擀毡活。

在神木本地的农村,擀毡在冬天的时候尤其盛行。那时候,擀毡人便会走街串巷地在各个村落间留下自己的足迹与“作品”。一般情况下,各个村子里都会有几户人家屯下一年来积攒下的羊毛或者是牛毛来擀几张毡。在那个年代,拥有几张毡就是很奢侈的事了。擀毡并非一两天的事,通常,毡匠一般都会带一两个徒弟,然后在村里选定一户人家,专门腾出一孔窑来负责毡匠这几日的居住休息。

擀毡是件苦差事,这从毡的原料及制作工序上就能看得出来。擀毡用料主要以羊毛、牛毛为主,而且要求毛丝纤长,所需的豆面和麻油要求纯正,而且要纯手工作业,弹毛、铺毛、喷水、喷油、撒豆面、铺毛、卷毡、捆毡连、擀连子、解连子压边、洗毡、整形、晒毡,13道工序缺一不可,每个细节只用简单的工具,但是全程都要用手工操作来完成。

 用绳子绕过屋椽把弓悬起,弓下放上备好的生羊毛,擀毡人胳膊上套上拨子拉动牛皮弓弦,把羊毛一遍遍地弹打直到柔软。擀毡进入铺毛的工序时,竹帘和打毛用的工具派上用场。先将弹好的羊毛均匀地铺在竹帘上,铺一层毛撒一层面粉,再喷一层食用油,用工具把羊毛打理平整,然后卷起竹帘,用绳子捆紧浇上热水,踩于脚下来回滚动,直到水分挤出羊毛充分粘合后拉展四角,一条毛毡就做成了。在陕北神木,毡子有严格的区分,有白毡黑毡还有灰毡,白毡是由纯绵羊毛擀制的,灰毡是绵羊毛和山羊毛搀和擀制的,而黑毡是由山羊毛擀制的。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神木农村人所擀制的毡,一般都是3尺宽,6尺长,而家境稍差一些的则会选择擀制2.5尺宽,4尺长的毡子。由于毡匠们是根据羊毛的斤数来收取费用的,每斤毛大概是一到两块,所以在那个时候,擀毡是一门很红火的技艺,挣得相对也会多一些。虽然走串的是农村,但是每到一个村落,村民们都会以节日的饭食来招待擀毡匠。看见毡匠们来了,准备擀毡的人们,就会热情地把他们招呼到家中,端茶到水,递烟让座。即便不准备擀毡的人们,看见毡匠也都会凑近寒暄几句,礼让一番,毕竟自家炕上的毛毡和这些人有着很深的渊缘。

 在过去,神木人常把毛毡看作这户人家日子穷富的象征。无论走到谁家,人们都先要看一眼这家人炕上铺的毛毡,如果毛毡干净漂亮,人们就觉得这户人家光景殷实、人也勤快,如果谁家炕上铺的毛毡破破旧旧邋邋遢遢,人们便会觉得这户人家光景一般、人也懒惰。那个年代,匠人们擀制一张毡大概会收取一到两块的费用,而擀制一张毡大概需要20斤左右的牛羊毛。后来,由于原料缺乏,擀毡又是纯手工制作,成本较高且工艺复杂的羊毛毡已经开始逐渐淡出人们的生活。

 擀毡这一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的工艺,随着时代的变迁,也随着人们慢慢搬离窑洞,脱离土炕,而悄然地退出了人们的生活,擀毡匠也越来越少。随着老一辈擀毡艺人慢慢老去,擀毡这一非物质文化也正面临着消失的危险,几代毡匠传承了几百年的大弓,搁置在被人遗忘的角落,任由灰尘落满......


神木文旅集团      文以化人  旅以载道

Wen Yi Zai Dao . Lv Yi Hua Ren